当前位置: 主页 > www.59555.info > 正文

六合同彩综合资料长江不止 而小城安息--嘉木的博客--凤凰网博客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3-18 11:38


十多年前,夏日,http://www.228877.info/www_228877_com/201503/29.html,太阳酷热,暑期蒸腾,漫山遍野的植物如奔涌的河流般绿浪翻滚的时候,大哥就该放暑假了。

身高一米八的大哥带着行李箱从千里迢迢的城市里回来,更加英俊,远出其他同年龄段的伙伴,http://www.78111.info/www_78111_com/201503/25.html,洁白的衬衣整齐地扎在皮带里,带领众多表亲兄弟去瀑布下面的深潭里扎猛子洗澡,回来的时候头发粗黑整齐,头发尖上还挂着莹莹的水珠,清爽明亮。

我是女孩,且又太小,他们总不带我去。我就独自偷偷去翻他的抽屉,翻出两张照片,有一张他和一个有时髦卷发的女孩牵手并排,站在广场上,如同电视里的都市情侣,还有一张是他一个人正从一座华丽炫目的楼梯往下走,神情倨傲。

我惊异地看着那两张照片,像是窥见一个甜美又忧伤的巨大秘密,那些电视里的或者课本里才会出现的远方城市就这样猛然扑到我的眼前。伸手可及!天哪!

大哥是长孙,也是家族第一个大学生。伯娘在人多的时候喜欢不断抱怨他小时候的劣迹斑斑,无非是上树掏鸟,下河捉鱼,偷了谁家的果母子,不写作业或者逃学这些,如果众人没有表现出合理的赞叹,那便再加上总是下河洗澡这一条,为此,我大伯曾经真的亲手打断了大哥的胳膊。到大哥上大学后,这最重的惩罚当然不会再有,相反,曾经的惩罚被说出来已经是光宗耀祖的甘苦回味,带着成功初现光芒而终于可以对暗黑过往的举重若轻。

大哥学的是西医,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毕业了,回到家里来。伯父那时候还是乡卫生院的院长,七弄八弄,却并没能帮他弄到一个县级医院的合适职位,而全家族的人又都普遍觉得,让这样一个大学生在乡里的小医院去呆着也实在过于屈就,于是伯父就在镇上暂时为他租了一个铺面,既打点滴,也抓中药,且候时机,做长远计。

做长远计须得有安身处。到这个时候,伯父伯娘已经觉察出来大哥似乎仍然和小的时候一样桀骜难驯,未有安稳心,铺面做得不认真,却时时刻刻惦记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按长一辈普遍的说法,这个情况就要找个媳妇儿拴住,拴家又拴业。

于是相亲。那时候我已经情商初开,正在叛逆期,觉得大哥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这样的形式,况且我见过那个被带到家里来的邻镇姑娘。哦,不对,如果刻薄一点说应该叫阿姨似乎贴切些,穿着中学生一样灰土的衣服、随便一把扎起来的头发,胖,脸皮坍塌,看起来起码比大哥大了10岁。这实在无法同小学时候就在我脑海里惊鸿一瞥的照片上的都市姑娘同可比拟。当临镇姑娘被安排住下,而大哥必须单独领她去房间的时候,我都替他感到一股无以名状的熊熊怒火。

但世事常出人意料。两个月后,大哥已经和这个临镇姑娘结婚了,我改口叫她嫂子。新嫂子相貌气质皆普通,http://www.74567.info/xianggangyanliuhewangzhan/201503/34.html,不过是彼镇卫生院的普通卫生员,身上毫无光环可言,但温柔贤淑,在我和全家人的心里都印象日好。除了大哥。

他们在婚后不到一个月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就开始争吵打架,嫂子身上总是青红交加,红着眼睛在家里边抽泣边为老人做饭,大哥则对着手上的指甲抓痕无比阴郁地发脾气、摔东西。生活的狰狞彻底露出面目,大哥有时候彻底守在铺子里回家,对任何人都没有好脸色,包括病人。他挣弹得如此激烈,像一个被威逼利诱的小孩子,似乎在那一刻才幡然领悟到发生了什么一样。生活如此糟糕。

更加糟糕的是,嫂子怀孕了。伯伯伯娘一致要求要生下这个孩子,http://www.23097.info/liuheziliaonaojinjizhuanwan/201503/24.html,理由是没被媳妇儿拴住性子的大哥需要更强大的绑缚。大哥似乎没有反对。

其实他也不需要反对,反正也并不怎么需要他抚养。伯伯伯娘正当年壮,嫂子和她父亲在同一间卫生院里工作,除了赶场天,清闲自在,父女两人同心戮力,完全可以照管好孩子的吃喝拉撒诸般琐事。大哥还在我们镇上,有时候骑摩托车去了,只需要俯下身来,笑眯眯地逗逗小婴儿红彤彤的脸,满脸慈爱,说:”幺女儿长得好,快点长大,老汉二天送你读大学,给你买名牌衣服穿。“如果夜间小婴儿哭闹,他可以抬脚走人。

他当然不需要很快送小侄女去读书,小侄女还没有上小学,他其实就又离开了,在家族人开始对他的成就质疑困惑的时候,他重新回到湖北读大学。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之前上的并非本科,而只是湖北荆门一个僻远地方的专科学校,回去是为了完成两年的本科学历。

那两年里,他依然在寒暑假里回家,除了依然像我记忆中明亮的英俊以外,http://www.988302.info/xianggangliuhemiyu/201503/22.html,他新带回来的东西包括给小女儿买的400块一件的短袖,让伯娘痛心疾首又百思不解。有一次,我们还谈起他那个照片上的女朋友,他大概已经有点无所谓了,说”人家是城市里的娇小姐,啷个会跟你回农村嘛!“

他热情关注我的学业。那么热情,一眼就看得出来是真的,不像其他亲戚,要么对读书抱着漫不经心的随意,要么就是假作关心实际一眼就看出来并不希望我真的考上大学。他给我讲大学里的种种趣闻,结识的同学,也讲如果进了大城市的大医院,就有多少红包可拿。是非黑白不分泾渭地奔腾而来,全都是关于光明远方和辉煌未来的火热期许,如此不同于四季循环里仅有草木枯荣的沉闷家乡。

而在我真正上到大学没多久,他就本科毕业,自己在湖北一个县城医院找到了工作。这个新的县城一下子传遍家族,成为一个满身荣光的地方。这一次,大哥翻身打了胜仗,并且捷报频传:涨工资了!成主刀医师了!成为被表彰的主刀医师了。隔着上千公里的路程,我们都能从伯伯含蓄的叙述中闻到大哥的人生正在鲜花着锦。他终于成为一个大学生在人们理想中应该成为的样子了,全凭他自己一己之力。

那时候我已经加了他的QQ,有的时候去翻看,发现他开始穿低调成熟的夹克衫,留小胡子,http://www.09762.info/liuhebaigenbaizhundewangzhan/201503/22.html,穿眉眼之间不再是少年艳光。他四处畅游,满脸温和,稳步向上。他跟我说他希望有一天调到宜昌去,他并不想永远呆在那个其实是被列入国家贫困县的山区县城,并且他觉得凭自己的实力是有望达成这个愿望的。

此后,http://www.923499.info/923499_com/201503/36.html,伯伯伯娘或者嫂子带着幼年的孩子轮番去看望他,回来一次比一次脸黑,他们不再叙述他的成就。

“他不让我妈去他的地方住,因为那里另外有人。他们还以为我听不到,我啷个听不到。我敢赌咒发誓,如果他把我妈怎样了,我拖起刀和他拼。”说这话的是我的小侄女,她当时在读小学三年级。

很快这事儿就瞒不住了,但其实也没人刻意隐瞒,大家像讲无关紧要的笑话一样说,原来在那边竟然没人知道他结婚了,甚至还有一个上了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大家嘻嘻哈哈地打听那个情人是什么来头,http://www.664499.info/liuhezaixiankaijiang/201503/22.html,没有什么可羞耻的。有一次回家,大哥自己嬉皮笑脸地问奶奶:“我在给你带个孙媳妇回来怎么样呢?“当时嫂子就在旁边,所有人都能感到一股刻意而为的气气汹汹在空气中扩散。

饶是这样,大嫂对离婚依然嗤之以鼻,伯伯伯娘也不允许,http://www.00224.info/www_00224_com/201503/33.html,据说好几次伯娘以头抢地威逼他。各种细节,我不清楚,但无论如何,他回来了,要求是工作和房子。

两家老人都是基层医疗系统的,忙不迭答应。还没找到,他自己先在我们县里找到一家私立医院,工资福利都符合所有人对一个大学医学毕业生的期许。这次的成就比在湖北遥远县城的更加切实一些,大家有的时候开始交口称赞他。

但两家老人都觉得公立医院更靠谱,辛苦周折,辗转了一两年,终于在临县的县医院帮他找到位子,让他过去了。100多平方的大房子也买了,离工作的医院5分钟路程,嫂子娘家借出一半房款,剩余的皆由伯伯出力。

因为要照顾小侄女,伯伯伯娘搬过去同住,中午做好饭,也他送去,送到手里。他不准伯娘去广场上摆小摊卖气球,但并不给家里一块钱做吃穿住行的开支。他脾气越来越大,伯娘常常不敢和他说话。

“你说他这个日子咋个过不得呢?谁人能享到这样的福气?我们真是一心一意为他呀!“伯娘有的时候这想不通。

并且大哥又有了新的要求,买一辆小轿车!。这个伯伯伯娘暂时满足不了,不过正在想办法,因此他们只能忍受他依然和嫂子争闹到完全分居的地步。而据表兄们的可靠消息,那个在湖北的情人也在这边的县城里,据信,90后小姑娘,http://www.09762.info/www_09762_info/201503/21.html,家庭寒微,还有一堆弟弟妹妹。

大家都呵呵冷笑。

倒是对我,他还异乎寻常的好脾气,上次去他们家,他专门调了班,半夜11点赶回家里和我一起看我电脑里搭车去西藏玩的照片,哈哈大笑,嫂子嘲讽地说我们两个倒臭味相投。他不理她,骑了摩托车带我出去逛。

夏夜十二点的县城,街道寂静空荡,他把摩托车速度飙到最大,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我们沿着盘山路一直向上,来到县城背后的山顶。那里白天行人如织,但在夜晚,只有清新芬芳的草木气息和切杂虫鸣,山下则是永不停歇的长江,还有在零星灯光里如大海孤舟般安睡荡漾的小县城。

大哥站在那里,说“你坐下来听一哈,这里好安静。“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什么时候要去自驾一趟西藏,这怕是我余生的梦想了。“

我不知道何言以对。后来回想起来,才觉得他似乎还有青春未尽的梦, 但他也一直安睡在脖子上的那根绳套中从未动弹。

我不知道是否该祝福他心愿达成。

哦,对了,他的轿车买好了,嫂子娘家出的钱。他和嫂子最近很好。